悠悠书盟 - 都市小说 - 我就是这样汉子在线阅读 - 第两百六十六章 ??约会

第两百六十六章 ??约会

        “明知故问是吧,”崔若颖狠狠的盯着周晨,“你说,我是一朵秋夜里粉红花,而你,是我的梧桐树,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晨打量了她的样子一眼,“粉红花?如花吧,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坐着的凳子,被狠狠的踢了了一脚,“可现在,我感觉我真的熬不下去,”

        年初的时候,崔若颖怀着很多壮志雄心离开爸妈,现在又到了快回家的时候,对比年初和现在,她无奈的发现,这一年,可以说毫无成就,现在的状态,甚至比年初的时候还要差。

        和主任的关系看来无可调和,和夏菲的关系,同样比刚开始还要差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完全看不到自己有实现当初的那些雄心壮志的可能,所以连信心都渐渐消逝。

        想着最迟一周之后,就不得不回家,她真不知道该如何跟爸妈说起,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乡亲们的“拷问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当初,知道自己被市电视台录取,邻里乡亲们,谁不羡慕,谁见了她不高看一眼?

        爸妈因此多么骄傲?

        大家要是知道我现在的状态,会怎么说?

        说我是个大笑话,说我家是个大笑话吧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其它人可能是近乡情怯,崔若颖现在,是一想到家就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那还不错啊,”周晨故作惊异,“其它在秋天盛开的话,这个时候,早就零落成泥碾作尘了吧,”

        刚刚还气势汹汹的崔若颖,听了周晨这话,一下沉默下来,她脑海里不由得冒出节目组的一个同事准备的一段话来,那同样来自鲁迅,“……楼下一个男人病得要死,那间隔壁的一家唱着留声机,对面是弄孩子,楼上有两人狂笑;还有打牌声,河中的船上有女人哭着她死去的母亲,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,我只觉得他们吵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是了,人类的悲欢并不想通通,对这个在15岁的年纪,就因为杰出的摄影水准而蜚声中外大把捞钱,爸妈的生意,也越做越好的少年来说,他怎么会理解我的难处?

        他只会站在岸上义正辞严的说,“哎,要自爱,不要想着走捷径,”全然不顾我在水里连一根稻草都抓不到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是的,他多半也只觉得我吵闹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再说,我和他又是什么关系,原本就不应该跟他说这么许多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拿起一晚上都没碰过一下的酒杯,不防手被人抓住,“女孩子在外面,要少喝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”她冷笑了几声,好多话,说总是容易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人说这样话的时候,你很爽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周晨笑着看着她,“有些事呢,比如花会谢,这是自然规律,谁也避免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崔若颖真的是一点也不想听他那自以为是,但屁用没有的唠叨,手上用力,“你松开!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晨还真就松开了,“但是呢,到了春天,花又会开,”

        崔若颖把酒杯聚到嘴边,是啊是啊,我还知道,人总会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崔同学,明年春暖花开时节,我去你家,看看叔叔阿姨,看看你家附近的山山水水可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崔若颖一愣,马上把酒杯放下来,看着周晨,见他笑着点头,有些事要开始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她马上抓住他的手,“不用等到明年的,明天是小年,你明天就可以跟我回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晨挣开她的手,“对不起,明天我的日程是满的,明天我要陪肖嶶逛街吃饭看电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崔若颖顿时又想掐死他,想什么美事呢,你以为我在想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“粉红花,”周晨举起果汁,“那就这样说定了,好吗,我和你,和明年的春天有个约会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开发区,林冠霞看着打扮一新的女儿,叹了口气,“早点回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了妈,”肖嶶应了一声,慢慢朝门口走去,尽量不让自己显得那么迫不及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会,”林冠霞又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肖嶶有些警惕的转身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她这个样子,林冠霞忍不住揪了一下她的脸,把几百块钱塞进她包里,“不要总是让其它人买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,谢谢妈,你对我最好啦,”肖嶶搂了老妈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我再让你吃点出去,怕是你心里会把我恨死吧,林冠霞摆了摆手,“走吧走吧,”

        唉,谁还没有年轻过呢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自己在这个年纪的时候,哪有你这么幸福。

        肖嶶蹦跳着从电梯里出来,看到爷爷奶奶就坐在小区喷泉旁的长廊下,眯着眼,晒着多少能让人觉得有点热气的太阳。

        奶奶这两天有些感冒,爷爷便陪着她留在家里,没有去店里帮忙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老人已经看到了她,或者说就在等着她,“小嶶,”爷爷朝她挥手。

        肖嶶把带下来的热水递给奶奶,“风不小,要不你们还是回家吧,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我们得活动活动,”她爷爷也掏出几百块钱,“拿着,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肖嶶坚决不会收的,“不用,我有的,妈刚才也给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拿着,女孩子家出去玩,手里要多拿些钱,”奶奶硬把钱往她手里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不用,”肖嶶抱了奶奶一下,把钱塞进她口袋里,“我走了,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个老人看着跑远的孙女,笑着摇头,真好啊,嗯,就是她妈,不省心了点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的东海市,已经满是过年的氛围,大街小巷,各种打折促销的活动让人目不暇接,放假的公司多了,街上随处可见拖着大行李箱往车站赶的人,而整个东海市,也因为他们脸上的笑,一下就欢乐起来,往日好像是弥漫在空气中,从早上睁开眼开始,就能给你带来无形压力的快节奏,也正在放慢,只要在街头站一会,你就能清晰的感觉到,整个城市的步调,正越来越轻快。

        步行街上,因此全是人,临街的那些铺面,一家家的全都挤满了人,真的和此时火车站的售票大厅一样人挤人,这些最高已经到了两万一平的租金的黄金铺面,此时终于展现出了它们无可比拟的性价比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肖嶶看着那些生意好到爆的商店,眼里隐隐有些羡慕,生意这么好,真好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没一会,她就来回张望,怎么还不来?

        一双手突然从身后捂住她的眼睛,“猜猜我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迟到了,”肖嶶拉开周晨的手,回头一看,“咦,刘金龙他们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晨顺势拉着肖嶶的手,用双手窝着暖和了一下,“今天不想带他们玩,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好吧,”肖嶶语带犹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还笑得这么好看,”周晨刮了一下她的鼻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哪里,没有!”肖嶶坚决否认,跟着就问,“那我们干什么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先去看看我们的餐厅,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吃的吗?”肖嶶双手拉着他的手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并没有,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……”肖嶶拉长了声音,“好吧,一会你想吃什么,告诉我,我请客,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拍了拍包,“我,有钱……”